未来景色

我写肉我自豪。浪到简书被删号。
沉迷自家周乐不思蜀中。
文渣小透明一枚,无节操支持所有cp,冷cp自给自足。

【修伞·肉】月白

有肉慎入。

私设人物。私设游廓pa。注意避雷。

梗来自《上弦之月》,一直说要写一直没写,这次也算了却了一桩心事x

本来预计有三个短篇,怕被人说太虐所以直接揉成一个一发完结的he。跳了挺多设定。写了两遍所以可能有点糊弄事xxx

————————

叶修靠在窗边,捻着一盏清酒,出神地看着窗外。


红漆的格窗,窗外弦月暗淡,月下樱落如雨。


这里是整个游廓里樱色最美的地段,是樱色最美的地段里最适合赏樱的房间。


叶修半披着那一袭红裳,小口浅啜着清酒。他本不喜酒,却也沉醉于此,直到视野中本就朦胧的月色渐渐迷离。


——你没喝过这个吗?我跟你说,这个可是好东西。


记忆中一袭红裳的少年有些促狭地笑着,将酒盏举到叶修嘴边。


叶修衔上酒盏,垂着视线抿下一口清酒。


熟悉的香甜自舌尖漾开,带着微辣的醇香溢满了鼻腔。


——喝个酒还这么秀气,你还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给我一口干了!


背上仿佛被谁拍了一下,叶修的唇角勾起一抹浅笑,将盏中的酒一饮而尽。


他又倒上酒,继续与月下空寂的街景对酌。


他曾听客人讲过一个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没来由地觉得自己有点像那个小女孩,追逐着那些莫须有的幻影,乐此不疲。


恍惚间门声响动,长相俊美的青年探头进来,轻笑着的眉眼间满是温柔。


——想我了?


是啊,想你了。


唇舌相贴,紧挨在一起摩挲,呼吸间全是清酒所特有的甜香。


迷离的视线穿透了月光,寻向街角那个披着红绸的纤细身影。少年含笑的瞳中樱色柔和,让他身前不可多得的美景都黯然失色。


——我叫苏沐秋,你呢?


那时的触感还残留着。相互摩擦着的布料,与布料下火热的肌虞。红裳自莹白如雪的肤上滑落,修长的手指在身上游走着,跨坐在身上的人影似真似幻。


呼吸热了起来,饮下的酒精让叶修有些恍惚。隔窗下月色琳琅,记忆中的少年微蹙着眉,单薄的身体紧绷着,飘忽不定的鼻音浅浅哼吟。


——叶修……


左胸的什么地方一跳一跳地疼了起来,叶修闭上了眼睛,玩弄着酒盏的手指顿了顿,指尖用力到有些发白。


他缓缓呼出肺里的气,将酒盏放回碟上,有些兴味索然。


腰胯间的触感真实得令人心惊,连青年的长发滑过脸庞的触感都异常清晰,但幻影终归只是幻影。燥热的身体擅自兴奋不已,叶修却对其置之不理,再次将目光投向窗外那片朦朦胧胧的花雨。


红衣的少年伫立在樱下,眉眼间笑意放肆张扬。


——等我回来,叶修。这次换我来拯救你了。


叶修将清酒饮尽,伏于案上,将那些美好的幻象悉数打散。


“沐秋……”轻叹般的声音似是梦呓,又似是醉言醉语,“我想你了。”


“想我了?”


带着笑意的声音,一如格窗外的春风,温暖而明媚。


叶修不答,安静地趴在案上,鼻息沉沉,像是睡着了。


“你不是不喜欢喝酒的吗?”来人略带无奈地拍了拍叶修的背,将几乎要全部滑落的红绸拾起叠好。


“嗯……”叶修随口应着,动也不动。


“叶修,要睡的话去床上睡。”苏沐秋俯身吻上叶修的后颈,双手从人肋下绕过抱住对方上身,把他往一旁的褥上拽。


叶修顶多也就喝了一瓶子清酒,却真就像个醉汉一样,哼唧了一声倒在了被子上。


“叶修。”苏沐秋握着叶修的肩摇了两下,叶修晃了晃脑袋,抬起视线看向对方。


浅醉迷离的目光中带着些许怀念,有些失焦的视线摇动着,似是在逃避,却又忍不住想要去确认。修长精致的手指抚上对方的面颊,像是在确认着指间的触感,缓缓移动着。


“你回来了。”叶修喃喃低语,仿佛在说服自己相信眼前的景象。


“是,我回来了。”对方半是无奈半是好笑地点头,俯身吻上。

————————

噗浪贴(肉)

微博长图(全文)

————————

“你回来了。”叶修终于开口,略显低沉的声线中听不出喜怒。


“是,我回来了。”苏沐秋还是那句话。


“不走了?”


“走。”苏沐秋抱紧了并没有对这个字表现出什么反应的叶修,“这一次,我们一起走。”


他直起身子看向叶修,直到两人脑门贴脑门,鼻尖碰鼻尖。他在人唇上吻了吻,黑瞳中的笑意温暖得几乎要融了春雪。


“叶修,我回来了。”


【皓叶·肉】十四行诗·一

有肉慎入。

随笔性质的套文。写着玩,不抠人设,ooc有。

梗来自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注意题目上那个数字不是章节号,是诗的序号。套文每一节都是不相干的故事。

————————

Sonnet 1


From fairest creatures we desire increase, 

That thereby beauty's rose might never die, 

But as the riper should by time decease, 

His tender heir might bear his memory:

But thou, contracted to thine own bright eyes,

Feed'st thy light's flame with self-substantial fuel,

Making a famine where abundance lies, 

Thyself thy foe, to thy sweet self too cruel.

Thou that art now the world's fresh ornament

And only herald to the gaudy spring, 

Within thine own bud buriest thy content

And, tender churl, makest waste in niggarding. 

Pity the world, or else this glutton be, 

To eat the world's due, by the grave and thee. ——莎士比亚



他的眼中永远只有他自己。


当刘皓的热忱渐渐被叶秋的无视消磨干净,他的脑中只余下了这样一个想法。


那种无论自己做什么事都无法得到对方的关注的绝望,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怕是很难理解的。


刘皓的手揣在兜里,捏紧了手中的账号卡,直到薄薄的边缘硌痛了他的手指。


他照例去向叶秋请教。


他真的没有办法了,也就只有向叶秋请教的时候,叶秋才会将注意力全程集中在他的身上。虽然他所得到的多为吹毛求疵的挑剔,也总要好过平日里的无视与漠然。


他推开训练室的门,就看到叶秋坐在他平时用的那台电脑前,心神像往常一样沉浸在游戏中,看都不看他一眼。手中小巧的鼠标几度变向,键盘上响着轻快的敲击声,倒映着屏幕的黑瞳中散发着夺目的神采,似是战得正酣。


刘皓的视线从叶秋修长精致的手指移向人手边的一个纸质的资料袋,他能猜到里面放着什么,并因此而有些心神不宁。


他明明说服了自己千百次,却还是忍不住期待起了万一。他按捺住紧张的心情,坐到叶秋对面刷卡登录了训练服务器。


叶秋很快结束了那一局,也退了游戏登上训练服。两人你来我往地打了几局,叶秋渐渐皱了眉,原本随性连贯的点拨也慢慢停了下来。


一局打完,他拒绝了刘皓的又一次邀战,摘下耳机看向对方。


刘皓神色一凛,不由心虚起来。每次叶秋露出这种表情,就说明他又做错事了。他也确实做错了事,他又不小心在战斗中走神了。


“在想什么?”叶秋把叼着的烟按熄在烟灰缸里,似笑非笑地问。


“那个,”刘皓莫名地有些抬不起头来,他硬着头皮指了指叶秋手边的纸袋,“是什么?”


“你平时不会带别的东西来训练室的。”他抢白般解释,解释完了却又觉得自己这句话像极了借口。


叶秋扫了一眼纸袋子,瞳中多了几分笑意:“和你无关。”


仿佛一盆结着冰的冷水从头上浇下,刘皓骤然冷静下来,浑身的血都似是凉了。


他艰难地扭曲出一个笑容,俯身打算去拿那个纸袋,却被叶秋眼疾手快地提前夺了去,压在键盘下方。


刘皓的手和笑容都僵在了那里,似是有些尴尬,又似是强抑着愤怒。他不动声色地收回手,绕过桌子向叶秋走去。


叶秋还是那么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推开椅子仰头看向来人:“我都说了,和你无关。”


“和我无关。”刘皓半是好笑半是自嘲地重复,双手按在叶秋椅子的扶手上,俯下身逼视着对方,“那什么和我有关?”


叶秋微微偏头,示意了一下自己的屏幕:“你就是被这种事给分心了?”


这种事。短短三个字,让刘皓觉得自己简直是可悲又可笑。他努力追求的东西,在叶秋眼中就是如此的不值一提。

————————

噗浪贴(肉)

微博长图(全文)

————————

刘皓解开人衣服上的绑带,直接将衣服拎起脱下,理亏地揉着叶秋手腕上被勒出的痕迹。他垂着视线给人清理着,不敢去看叶秋的眼睛,余光却瞥到人脸上艳丽的红潮,让心脏不争气地一阵猛跳。


叶秋倒是毫不避讳地直盯着刘皓,脸上神色有些复杂。他堪称乖顺地窝在椅子上任了人清理善后,直到对方起身才坐直身子揉了揉手腕。


刘皓垂着脑袋候在一旁,态度极其端正地思考着要怎么道歉叶秋才会原谅自己,却是越想越悲观,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场面一度静默得有些尴尬。


叶秋拿过被他压在键盘下的纸袋,无言地递给刘皓。刘皓愣了一下,没敢去接。


“怎么了,你不是想看吗?”叶秋的声音还有些哑,带着被狠狠疼爱过的慵懒。


刘皓这才接过,小心翼翼地拆开线封,将里面薄薄的两张纸拿了出来。


一张是一份字迹潦草的推荐函的复印件,字里行间满是鼓励与认可,署名叶秋。另一张则是嘉世成员的名单,一看排版就能看出只是将网上的官方名单原样打印下来而已。


“这是——?”刘皓下意识地在名单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然而就在他名字的旁边,标注着之前从没有过的三个字——副队长。


他唰地翻回前一张纸,被推荐人的姓名栏赫然是他刘皓的名字。


叶秋没有选择苏沐橙,那个人见人爱的大美女,那个最佳搭档,那个老板的心头肉,而是选择了他刘皓。


刘皓的呼吸急促起来,紧捏着纸张的手指颤抖着,千百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翻涌不休。这是来自叶秋的认可,来自他所讨厌、所畏惧、所嫉恨,却又忍不住景仰爱慕着的叶秋的认可,他却就在短短数分之前亲手将其毁于一旦。


“——我……”他的声音哽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就是想要这个吧?刘皓。”叶秋看向刘皓的眼中带着些许戏谑,看不出喜怒,给刘皓的感觉和平时差不多,却仿佛有着什么本质上的差别。


刘皓怔怔地回视叶秋,脑子里乱成一团。叶秋见人这样,只叹了口气,起身伸展了一下上身,向着对方走去。


啊,原来是这样……


刘皓看着叶秋眼中自己的倒影一点点放大,直至两人再次吻上。他终于找到了和之前不一样的地方。


这个人,终于肯正视我了啊。


【叶韩·肉】随笔

纯肉慎入。

叶攻注意。突然想看娇羞(。)的老韩x

写着玩。很短小的一把糖。

恋人初夜设定。ooc。

————————

纯肉。只放结尾证明不是BEx

噗浪贴

微博长图

————————

“——老韩?”


“嗯?”


“我爱你。”


“我也是。”


【喻叶·肉】碧城

有肉慎入。

私设人物。私设游廓pa。注意避雷。

彩绘play。不抠逻辑。只是觉得日文的颜色名真心好听x

本来给文州的设定是文青来着,有人要看彩绘所以顺便就给改了xx

————————

微硬的笔刷在叶修身上滑动,忽紧忽慢地将浓稠的颜料在人身上抹开。


叶修敏感地轻颤着,颜料与笔刷的触感令他很不习惯。


玄青色的山峦在他的身体上铺展开来,群青绘成的浩瀚海面连着碧空。软中带着些许硬度的猪鬃在他的侧颈描绘着一丛翠色欲滴的竹,细致得能看清每一个叶片。


涂抹在身上的底色已经快干了,难以言喻的触感就像是在贴身穿着一件材质怪异的衣服,稍稍一动就是一阵违和。


油画笔的笔尖在他身上游弋逡巡,轨迹中的那一抹情色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


颈侧的竹在人耐心的描绘下变得栩栩如生,仿佛一阵风吹过便会沙沙作响。


笔尖顺着竹茎一节一节地下移,在锁骨上散枝开叶,挥洒下一片郁郁葱葱的薄绿。

————————

噗浪贴(肉)

微博长图(全文)

————————

喻文州支起上身,将叶修揽进怀里。叶修脱力地倾身靠上,连眼睛都闭了起来。


“这些画,要洗掉的吧?”喻文州用指背轻柔地抚弄着叶修颈侧的竹叶,温和的声音轻如耳语,听不出什么情绪。


“确实怪可惜的,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叶修闭着眼睛,懒洋洋地回道。


“嗯。”喻文州应了一声,在人头发上亲了亲,把下巴搁在了叶修肩上。他拿过一旁的笔,蘸上濡羽色,就这样以倒置的视角在一片青碧间留下了一串流畅清秀的字迹。


叶修只觉得后腰一凉,反射性地绷紧了脊线。他隐约猜到对方应该是写了字,却也想不出会是什么内容。


“你写了什么?”


“署名而已。”


——木にもあらず 草にもあらぬ 竹のよの 端に我が身は なりぬべらなり*


即使是在这非木亦非草的竹身之中,我也似是仅居于竹节的夹缝间,不会被世人所认可。


那我的栖身之地便只有这竹中了吧,这竹便是对我而言的那整个“世界”了。



*古今和歌集 十八 咏者未知


【叶皓·肉】云墨

有肉慎入。

私设人物。私设游廓pa。注意避雷。

之前和一部分小伙伴说过,这一套文来源于负能,这儿为了不虐每一篇都做了多于一半的修改。至于剩下的,背景是没办法了,每一条线结局都不会是BE,请小伙伴们放心。

这篇文从刹车到翻车再到现在这样,从还没上车就开始改一共大改了五六次,删掉的部分加起来得有两万多字,感觉就是在一堆BE的平行世界里艰难地择出来一条HE线……

————————

刘皓睁着眼睛,布满血丝的双眼无神地盯着晃动的烛火。他漠然地看着烛泪一滴一滴滑落,直至烛火最终熄灭。


天色已经大亮,他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盯了一整夜。


不知过了多久,纸门滑动的声音响起,他等待着的那个人终于伸着懒腰晃了进来。


“叶哥。”刘皓起身迎了上去。


“早啊,刘皓。”叶修打了个哈欠,没精打采垂着的视线终于晃到了人脸上,却是不由一愣,“你没睡?我不是说让你自己先睡吗?”


“睡不着……”刘皓转移了视线,嗫嚅着应道。


“怎么了?”叶修半是好笑半是无奈地搂上人腰,将刘皓揽到怀里去咬人耳朵。


“没、没什么。”熟悉的触感轻易撩起欲火,刘皓的呼吸急促起来,眼神闪烁。


“不陪着你,你就睡不着吗?”怀中的身体染上热度,叶修垂手抚上人腰间要害所在,隔着衣服揉捏着。


“唔……”刘皓含混地应了一声,也说不上是同意还是反对。他配合地挺腰蹭着人手,又凑近了半步,往叶修怀里靠去。


叶修从善如流地抱住对方,诧异地发现怀中的人竟然在微微颤抖:“刘皓?”


刘皓摇头,手臂攀上叶修双肩,答非所问:“叶哥,抱……我……”


叶修讶然。刘皓对于情事,向来是就算有那个意思也不会诉诸于口的,当初叶修想尽了办法也没能做到,更别提让刘皓如此直白地开口邀欢了。他看着怀中连耳稍都红透了的人,觉得原因一定非同小可。


该不会是背着我接客了吧。叶修想着,又觉得真不至于,游廓就这么大点地儿,最严重的事无非就是抢了自己的客人。但刘皓应该知道自己不会在意这种事,那这事儿可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依言将刘皓压倒在褥上,叶修解开刘皓的衣服,亲吻着他的侧颈锁骨。刘皓压着声音小声嘤咛着,紧紧回抱着叶修。


刘皓将自己看得很重,不喜欢别人碰自己,所以早年间经常将客人推给叶修。叶修倒也毫不在意地照单全收,将他的客人全部接了去,两人皆大欢喜。等到刘皓意识到的时候,他的世界里已经只剩下了叶修一人,而当初他推过去的每一个客人都变成了可能会将叶修从他身旁夺去的敌人。


叶修的价格一路走高,客人却是一点也没见少,叶修也全没别人那些挑挑捡捡的坏脾气,对客人可以说是来者不拒。对于游廓的所有者而言,叶修就是个活生生的摇钱树,所以叶修在游廓中的地位绝对称得上是非同寻常。


所以刘皓在叶修面前总是很卑微,即使知道叶修很少会在意什么事,也都会小心翼翼地不敢惹叶修不快。


但即使如此,叶修陪在他身边的时间还是越来越少,叶修太忙了,接待客人总比陪他更重要。而且叶修算得上是游廓里的老大哥了,几乎所有“游女”都是他的后辈,叶修对于后辈是出了名的宽容放纵,所以喜欢黏着叶修的游女非常多。和那些由叶修教导出的温柔可人的后辈相比,半路出家还一直给叶修找麻烦的刘皓实在谈不上有半点优势。


刘皓一直在恐惧着,他很清楚自己对于叶修而言没有任何用处,叶修总有一天会突然离他而去,而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连追回叶修的资格与立场都没有。所以刘皓只能尽可能地顺从着叶修,祈祷着那个人的厌倦能来得更晚些。


就连今晚也是,他本是准备听从叶修的话先睡的,莫名的心悸却让他想尽了办法都没能睡着。他害怕一觉醒来错过了叶修,也惧怕着叶修的一去不返。但即使如此,因为叶修那么说了,他还是强迫自己躺了一夜。

————————

噗浪贴(肉)

微博长图(全文)

————————

输了。一败涂地。刘皓将脑袋死死抵在叶修身上,咬着下唇无声地哭了出来。他在最具有优势的地方被叶修击败,他还是喜欢上了叶修,以那种他最无法接受、最不可救药的方式,无法自拔地沉溺于其中了。


“刘皓?”叶修讶然。他迅速反思了一下,觉得自己应该没有做出什么过分到会惹哭刘皓的事情才对。


“叶哥,叶……修……”嘶哑的声音颤抖着,刘皓第一次叫了叶修的名字。他埋首于叶修怀中,在人看不到的地方做出一个口型。


——我喜欢你。


短短的四个字,无声地刺痛了他的心脏。他大概一辈子也说不出口。


箍在颈后的手臂渐渐放松,叶修这才得以低下头,查看刘皓的状况。他在人眼睑上吻了吻,将前额与对方相抵:“抱歉。”


温柔的低语就像是在拒绝着刘皓的告白:抱歉,我不喜欢你。胸口疼得几乎要让人忘记呼吸,刘皓却还是勾起了一个完美的笑,轻轻摇了摇头。


叶修没有多想,松了口气躺到刘皓旁边,把刘皓圈到了怀里:“睡吧。”


刘皓顺从地靠到叶修身上,墨黑的眸子里一片水色,他拉住叶修的胳膊,轻声恳求:“叶哥……和我说晚安。”


叶修哑然,他刚想笑出声,还未泛起的笑容就因刘皓眼角滑落的泪水而僵在了脸上。


“哭什么啊?”叶修不会记得他之前每晚都会习惯性地和刘皓说晚安而前一日没有说,也不会理解他的两个字会带给刘皓多大的慰藉,他只觉得一头雾水。


“叶哥……”刘皓的手指又紧了些,他吻上叶修的唇侧,撒娇般地贴在那里磨蹭。


“晚安,刘皓。”叶修用手指抹去了人脸上的泪水亲了回去,依旧没懂对方为什么要如此小题大做。


“叶哥晚安。”刘皓心满意足地枕在叶修肩上睡了去,徒留叶修一人盯着朝阳下的一碟烛泪若有所思。


【你叶·肉】玩具盒

有肉慎入。有病的一发你x叶修。

脑洞炸裂。迷你size叶修。谁当主人都不合适,只好“你”来当。其实只是想听叶修叫主人

你的情人节礼物到了,请查收。

私设人物,私设玩具盒pa。ooc。认真你就输了系列。

世界观有点歪,接受不了的请立即关掉网页。

配合喜欢的cp食用效果更佳。祝食用愉快√

————————


——“你……选择了我?”


——叶修仰头看向你,淡然的神情中流露出些许诧异。他随即笑了起来,走到你身前,向你伸出了双手。


——“我是你的。”


名字:叶修

型号:人类

大小:三分之一(约60cm)

用途:任意

爱好:打游戏

特殊技能:【数据删除】


————————

你一打开家门就看到叶修窝在门边等你,翘首企盼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在等待主人回家的黑猫。酡红的脸色和迷离的眼神暴露了他大概又趁着你不在家的时候和别的玩具盒玩得浑身是火,只等着你回来之后拿你消解。


你本不想理会他,但低头看看拽着你裤脚喘息颤抖着的玩具盒,最终还是忍不住把他抱了起来。


小小的身体有着惊人的热度,在你怀中难耐地小幅扭动着。你为他订做的裤子上已经显出了点点深色的痕迹,显然他这一天玩得特别愉快。


能改变玩具盒着装的只有玩具盒的所有者,叶修自己是无法将衣服脱下来的,他甚至连在衣服上留下大面积的污渍都做不到。也幸亏如此,不然每次回家大概都能够看到一个着装被初始化了的叶修。

————————

噗浪贴(肉)

微博长图(全文)

————————

叶修的身体蒙着一层艳丽的薄红,他安静地软在你腿上,浑身都打着颤。你把叶修抱了起来,盯着他的双眼警告他下不为例。


叶修的呼吸还有些急促着,神色却是不以为然:“因为他们非要接近你啊。”


他认真地回视了你,紧紧抓着你的手指,向你宣言:


“你是我的。”


【叶皓·肉】随笔

有肉慎入。ABO设定。

#感觉艾特了原作者会挨打系列#

 @聊赠一枝春 《少年残像》同人。

脑洞裂了随便写的。认真你就输了。

————————

莫名的躁动在刘皓心中挥之不去,越是想要专注就越是静不下心来,然后又让自己更加烦躁。


叶修吸了吸鼻子,手上动作一顿,随后却是爆起手速结束了这一局。


刘皓被打得有点懵,屈辱感涌上,捏着鼠标的手用力到微微颤抖。


他咬着牙,推开椅子刚想发难,反倒是叶修先开了口:“你是Omega?”


“……啊?”刘皓一愣,他不是Beta吗,为什么这位前辈会拿他当Omega?虽然他确实有点不在状态,但他打得就真那么不堪吗?


“你才是Omega!”不明火起,刘皓再也顾不上什么礼貌,直接呛了回去。


对方突然激动起来,让叶修也是一愣。心想着是不是撞破了对方的秘密,他摊开手安抚道:“没事,我不会跟别人说的。”


叶修的态度让刘皓又是一愣,他和叶修大眼瞪小眼地茫然相顾了许久,鼻尖捕捉到的那一丝丝香甜的气息让他不得不考虑到一个他不愿去考虑的事实——他极有可能真的是个Omega,而且,他还发情了,对着嘉世的前辈发情了。


这都几岁了,要觉醒第二性征的话早该觉醒了啊。刘皓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仿佛世界观都崩塌了。


“咳,那个啥,要不你先去吃个抑制剂?”香甜的味道令叶修的鼻尖有些发痒,他揉了揉鼻子,转移了视线。


“我……没有……”刘皓一直以为自己是个Beta,怎么可能会随身带着抑制剂。


身体的火越烧越旺,一旦意识到了更是一发而不可收拾。香甜的味道扩散开来,他却连如何控制都搞不清楚,这样一来,不就搞得简直就像是自己在色诱战队里的前辈一样了吗?刘皓无助地蜷起身子,似乎是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对方的信息素猛地浓了起来,让叶修心底直叫要命。俱乐部这种地方平时几乎不会有Omega出没,让叶修对于如何应对这种情况毫无经验。战队里没有Omega,没有人能借他抑制剂,这个时间药店也都关门了,打急救的话……一是小题大做,二是会肯定会惊动别人,那对方是个Omega的事了就要闹得人尽皆知了。


两个人心里都清楚,现在能采取的解决办法只有两个,一个是他俩打一炮,另一个则是由刘皓自己解决。


“我……去趟厕所。”身体越来越热,头脑中似乎有个声音在叫嚣着让他向那位前辈求欢。刘皓咬着牙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地从Alpha身边逃离,趁着自己还能保有理智冲向了卫生间。


叶修咬着烟目送对方离去,眼神闪烁,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

噗浪贴(肉)

微博长图(全文)

————————

职业圈里几乎没有Omega,自己以后要如何在职业圈里立足,又该如何保护自己不再出现像刚才这样的事。刘皓突然就对自己在嘉世出头没那么自信了。


“再来两盘?”叶修对于对方如何纠结毫不关心,随手捡了人衣服帮对方穿上,没心没肺地问道。


“……”刘皓对这个前辈是已经没辙了,却也不经意地松了口气。他从洗手台上跳了下来,跟着对方回到了训练室。


【韩叶·肉】青瓷-结局

有肉慎入。

私设人物。私设游廓pa。注意避雷。

把韩叶线结局拎出来先写,证明不是BExxx

反正每一段之间没啥联系啦。

————————

月凉如水,连无瑕的白樱都被笼罩上了一层冷色。


叶修斜靠在池边,身上深深浅浅的欢爱痕迹在一片朦胧的水汽中更显暧昧。


低矮的木桶漂浮在水面上,一盏散发着香甜气息的清酒倒映着月光。


叶修不会喝酒,即便是接待客人,所斟上的向来也是茶。


酒可以乱性,这一点在叶修身上体现得极为明显。叶修本可以选择醉去,将一切交给本能,却偏偏选择了清醒。


叶修轻声哼唱着一曲凄美的爱情,韩文清在一旁伫立许久。他曾听闻叶修极擅长三味线,但到底只是传闻,几乎没有谁是真正听过的。


月光撒在叶修身上,让叶修周身都散发着淡淡的莹白,朦胧脆弱得犹如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让人有种想要将他使劲拥在怀里的冲动,却又怕他会如同水中倒影一般一碰就会碎裂。


“你不冷吗?”一曲唱罢,叶修回身冲他笑道。四月的夜晚,虽不及冬季寒冷,却也不是不穿衣服就能挨得住的。


韩文清默然走下池子,搅碎了水面上的月光。水波将木桶推出了老远,在池壁上轻轻一撞,发出柔和的轻响,酒盏中清澈的液体晃了晃,却是连半滴都没有洒出。


晚风拂过,雪白的花瓣飘舞纷飞,粘在水面上起伏不定,又在清酒中点出一圈圈波纹。韩文清定定地看着酒盏中微微转动着的花瓣,没来由地就想到了年少时那个一袭红裳的身影。


拾了酒盏,清酒特有的清香扑面而来,他便将清酿和着花瓣一同倾入口中,品着甜而微辣的风韵,又转身搂过叶修吻上,将口中酒水尽数渡去,只留一片花瓣在唇舌之间往复,推过去推回来,交缠不休。


叶修咽了酒,不多时目光便有些迷离,他换了一首歌,缓慢的调子似是叹惋。


长期在笼中生活的鸟儿,打开了笼子却发现自己已不会飞翔,向往的天空离自己远去,自己终究只是一个玩物。早知如此,当初不要打开笼子会不会更好,至少还能留下对天空的向往,与在空中自由翱翔的愿景。


韩文清安静地听着,说不清叶修是不是在暗示着些什么。


叶修的声音越来越轻,到后面已经只剩下浅浅的气声了。他垂下眼睑,似乎因为酒精而有些困顿。


“你后悔了?”韩文清搂着叶修,也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


叶修抬起目光看向韩文清,显得有些困惑。


“被我带走,你后悔了?”韩文清解释。


“要是我说我后悔了,你是不是还会把我送回去?”叶修扬起一个浅笑,细碎的光点在漆黑的双瞳中闪耀着,璀璨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只要你想。”韩文清应道。


“这首歌,我很小的时候就会了。我们在进到那里的时候,最先会的大多都是这首歌。”叶修答非所问地说道,“我们无论是悲伤还是快乐,都喜欢唱这首歌。”


叶修笑着,神色柔和:“其他的歌都是唱给客人听的,这是唯一一首唱给自己的歌。”


唯一一首唱给自己的歌,讲述的却是一切自由都是泡影。韩文清无言地抱紧了叶修,只觉得胸口不知道什么地方在一跳一跳地疼着。


叶修安抚地拍了拍对方胳膊,仰头吻上。


唇齿间满是香甜的清酒气,叶修的身体有些发热,心跳也有些快。韩文清专注地看着怀里脸色泛起了一层浅浅酡红的叶修,宛如看着这世间最为珍贵的宝物。


叶修靠在韩文清肩上,柔若无骨的手指在对方坚毅的脸庞上轻抚着,浅醉迷离的眼中含着笑,媚然天成。


“你喜欢我吗?”叶修轻笑着问。


眉眼间无端端的多了一丝脂粉气,廉价的游女姿态让韩文清皱了眉。叶修有些醉了,醉于清酒,还想要让拥他入怀的人醉于他叶修。

————————

噗浪贴(肉)

微博长图(全文)

————————

晚风拂过,树枝沙沙作响,白色的花瓣吹雪般落下。韩文清不自觉地又看向叶修,却只见对方懒散地坐在一片花雨之中,手中拿着粘了花瓣的空酒盏来回把玩着,全然没了之前似真似幻的朦胧感。


见人停下动作看了过来,叶修抬起视线,冲他微微一笑:“刚才的答案。我不想回去,别赶我走。”


韩文清一怔,一时间几乎丧失了语言能力。他展臂拥了叶修入怀,用力到手臂都在微微颤抖,却又小心翼翼地怕弄疼了叶修。他就这样抱着叶修许久,才勉强从嗓子里挤出了一声沙哑的“嗯”算作回应。


叶修轻柔地回抱了韩文清,安抚地拍了拍对方的背。


“——还有,我也喜欢你。”


叶修盯着对方惊愕的表情笑了起来,在人唇边落下一吻。



————韩叶线·尾声————

叶修不再接客不久便病逝的消息在游廓的客人当中口耳相传,众人惋惜地摇着头,说大概是叶修被天神大人看上,被接到那个世界过好日子去了罢。


叶修的客人散了大半,还有少数在叶修调教出的后辈间找到了叶修的影子,夜夜醉生梦死。


与此同时,乡间的破旧小塾中多了一位“叶老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擅长教导学生。明明总是懒散地笑着几乎从不生气,却把那些恶童都管教得服服帖帖的。


而不远处的武馆则是来了一位“韩老师”,作风强硬,身手不凡,传言只要他一皱眉,就算是武馆的所有者也会连大气都不敢喘。


村子里的大人们都有点怕他,孩子们却是不怕。因为,陪伴在叶老师身边的韩老师,神情总是非常、非常的温柔。


【周叶·肉】我家前辈不可能这么可爱/////

有肉慎入。

给自家同命儿的糖。其实同命儿求了好多,掂量掂量除了这篇别的都不会写XD

最近撸的文都太黑暗了,来个欢快的。

私设。同居。动物化。春♂药模式。

极度不正经。OOC。短小。逻辑被包子拐跑了。写着玩,不抠用词真是轻松愉快x

————————

一缕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穿过,周泽楷眼睛还没有睁开,先抱紧了他怀里的人。


这是他的习惯。就像是一头巨龙在守护着他的宝藏。珍惜,专注,寸步不离。


叶修像往常一样背对着他,在他怀里睡得很熟。周泽楷满足地笑了笑,将脸埋入对方毛绒绒的头发。


……


——Σ毛绒绒?!


周泽楷猛地睁眼,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片雪白。


没错。雪白。真的,很白很白。非常白。非常非常十分白。极其白。贼白。简直白死了。啊——节选自《天上的白云真白啊》


咳。


总之,周泽楷看着叶修脑袋上无比柔顺地顺着发丝垂下的长长兔耳,觉得自己应该是起床方式不对,果断把脸往叶修兔耳上一埋,闭眼重shui新hui起long床jiao去了。


——触感真赞♡


于是叶修难得地睡到了自然醒。他眯着眼睛把周泽楷的胳膊从自己身上拿开,坐起身看着搭在肩上的毛绒兔耳思考了半分钟人生。


——我去这是啥玩意儿?!


叶修捏住那个毛绒绒的白色不明物体用力一拽——


“啊——!!”


——我去年买了个表的真TM疼!!!


周泽楷被叶修的声音惊醒,就看到他心爱的前辈捂着兔耳蜷缩着身体疼得浑身哆嗦,连忙把他的前辈捞进怀里抱好了拍背安抚。


总是带着若有若无笑意的桀骜双眸噙着泪水,叶修窝在自家后辈怀里,可怜兮兮地揉着兔耳的耳根,长长的兔耳无力地垂着,显得特别委屈。


——萌♡


周泽楷抚上洁白无瑕的兔耳,顺着垂下的方向轻柔地抚摸了几下,又覆上叶修按着耳根的手将其移开些许,用自己的手取而代之,在毛绒绒的耳根处轻轻揉捏。


“嗯唔……”


莫名的酥麻从耳根处泛起,沿着头皮一路蔓延,叶修反射性地缩了缩身子,长长的兔耳抖了抖。


——这、这个反应/////


周泽楷忍不住把怀里的人抱紧了些,好奇地摸着手中柔顺的绒毛。


“嗯……”叶修的身子又缩了缩,扭头往对方怀里又钻了些许,还用脑门在人身上蹭了蹭。


——好可爱/////


周泽楷不动声色地抱着叶修,手指顺着软软地垂在人背上的兔耳滑下,低头在耳根处亲了亲。


叶修轻哼了一声,下意识地抬手挡了人唇,周泽楷也不在意,又亲在对方手指上,另一只手顺着叶修脊线抚到人后腰,再往下,果然对方身下的睡裤蓬起了松松软软的一团。


周泽楷按捺着激动的心情将人的裤子撑开些许,果不其然瞟到对方尾骨处多出了一团柔软蓬松的雪白毛球。


——尾巴!!!


表情平静内心激动到语无伦次一个周。


手指像是被吸引了似地滑至毛球处,将其轻轻拢在手中揉捏了两下。

————————

噗浪贴(肉)

微博长图(全文)

————————

叶修趴在床上,任由对方给自己清理着身子,懒洋洋地把玩着长长的兔子耳朵:“我说,这玩意要怎么办?”


周泽楷直起身,瞥了一眼叶修。叶修还是趴在床上的姿势,雪白的兔耳一只垂在背上,另一只却是搭在叶修的肩头,被叶修拿着颠过来调过去地研究,毛绒绒的兔子尾巴无意识地一上一下微微晃动,周泽楷看着看着脸莫名地就红了,连忙移开视线摇了摇头。


叶修本来也没指望能得到答案,把手中的兔耳往背后一甩,全无所谓地起身洗漱去了。


【韩叶·肉】青瓷

有肉慎入。

私设人物。私设游廓pa。注意避雷。

春节好像只有这儿没有搞事情?好吧,我们来搞叶修xxx

因为小伙伴说要吃叶受所以把叶受的提前了,这次试着写了点剧情,不保证好看……

————————

韩文清从第一次见到叶修起就觉得,叶修就是他的一场劫。他从未如此后悔与他相遇。他从未如此庆幸与他相遇。


韩文清很早就听说过叶修了,因为叶修在那一带是很有名的“游女”,但他第一次见到叶修却不是在游廓里。


那时两人都还年少,叶修正被一个男人拽着往前走。一身艳丽的红裳外面罩着一袭黑衣,应该是拽着他的那个男人的东西。叶修的步子有些懒散,却也算不上拖沓,脸上的表情无可无不可,似乎并不在意自己会被带去哪里。


行走间,叶修无聊乱转着的视线对上韩文清的目光,便浅浅冲他笑了一下。不惊艳,不高贵,只是礼貌性的一笑,却摄人心魂。韩文清几乎在看到那个浅笑的一瞬间就理解了拽着叶修的那个男人的心情。


等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将那个男人打倒在地,把叶修拥入了怀中。叶修像是早已习惯了,无动于衷地任由他抱着。


“谢谢你救了我。”叶修笑着,脸上表情却也看不出感激。红袖滑落,露出一截莹润如粉玉的手腕,叶修抬起手,搂上了他的脖子。


“这是谢礼。”叶修微微踮脚,给了他一个吻。韩文清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告一段落了,叶修的唇却还贴着他不愿离开。灵巧的舌尖勾画着他嘴唇的形状,柔软的唇瓣凑过来抿上他的下唇轻轻舔吮。


韩文清下意识地想要舔上被人吮得有些充血发麻的地方,伸到一半的舌却被人截住纠缠。撩人的香气扑面而来,勾得心底躁动莫名。叶修微微眯着眼睛笑着,人偶般空洞的笑意让人只想把他锁在怀里好好疼爱一番。


韩文清有心想把叶修推开,却无论如何也下不去手。叶修的体型算不上瘦弱,给人的感觉却像泡沫般仿佛一碰就会碎裂。


叶修对于对方小心翼翼的退让习以为常,得寸进尺地隔着衣服在人身上一通乱摸。心跳鼓动着耳膜,欲望开始叫嚣,韩文清终于忍无可忍地捉了叶修手腕:“够了。”


“我最值钱的就是这个了。”叶修笑着耸了耸肩,不以为然。“当然,最不值钱的也是。”


他又向对方身上贴去,偏过头在人侧颈吮出一个浅浅的吻痕,手腕轻转挣脱了束缚,又不安分地开始扒人衣服。


“够了!”韩文清挥开叶修的手,往后退了两步整理好衣服。急促的鼻息出卖了他的欲望,他不知为何就是不想让对方知道他兴奋起来了的事实,只觉得他这辈子还没有如此慌乱窘迫过。


“你想上我。”叶修轻描淡写的话语听上去是如此的理所当然,他解开自己的衣带,张开双臂,火红的绸缎舒展纷扬,如同燃烧着的蝶翼,“来上就是了。”


“啧。”韩文清紧皱着眉头,烦躁地咋了舌,在叶修诧异的目光下拽过人领子帮他系好了衣服。“我送你回去。”


“好。”叶修没再去闹对方,乖乖点头,墨黑的双瞳笑意渐深。韩文清觉得自己似乎是第一次见到叶修真正的一面。不美艳,不撩人,甚至没有了方才的脆弱与朦胧,而是带着一种与年龄不符的、久居上位的冷漠与审视,和看透了一切的释然。


叶修最终被他拎回了游廓,韩文清有心忘掉这件事,身体上被叶修撩起的热度却挥之不去,让他每每在深夜梦魇中惊醒,不知该庆幸还是惋惜。


韩文清是在数年之后才真正得知游廓是怎样一种场所的。他总算知道了叶修当初那样做的原因,也对自己毫不知情地将对方推回了火坑的行为感到异常懊恼。


再见到叶修,纯属是出于无奈的应酬,韩文清也没想到请他的人居然为他买到了叶修。要知道在那时,光是想要见叶修一面,所需要的钱就足够一家人省吃俭用地过一辈子了。


叶修依旧是一袭火红的绸衣,他见到韩文清,惊诧之余嘴角的那抹半是嘲弄半是叹惋的笑意,让韩文清第一次觉得他不该接受这次的应酬,更不该和游廓这种地方扯上关系。

————————

噗浪贴(肉)

微博长图(全文)

————————

“我送你回去。”叶修安静地等韩文清给彼此都穿戴整齐了,这才冲对方笑道。


韩文清默然半晌,嗯了一声带着叶修往外走去。


两人一路无话,叶修就这样无言地将韩文清一路送出了游廓。韩文清几度想要开口,最终却也都沉默下来。


两人站在游廓门口,相对而立,一个在外头,一个在里头。


韩文清伸手握上叶修的手腕,满脑子都是带叶修离开的念头。就像当初被他揍趴下的那个人一样。


但他最终还是放开了手。即使他知道叶修不会反对。


这个人终归不会是属于他的。


叶修在被放开的一瞬垂下了视线,再看向对方时已然收拾好了情绪。他将被人握过个那只手藏至身后,笑着下了逐客令:“别再来了。”


韩文清呼吸一顿,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捏了一下。


他依言转身离开,脑海中却是那个火红的身影挥之不去。


叶修就像是他的业,他深种的因果。


他大概一生都逃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