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景色

我写肉我自豪。浪到简书被删号。
沉迷自家周乐不思蜀中。
文渣小透明一枚,无节操支持所有cp,冷cp自给自足。

【皓叶·肉】十四行诗·一

有肉慎入。

随笔性质的套文。写着玩,不抠人设,ooc有。

梗来自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注意题目上那个数字不是章节号,是诗的序号。套文每一节都是不相干的故事。

————————

Sonnet 1


From fairest creatures we desire increase, 

That thereby beauty's rose might never die, 

But as the riper should by time decease, 

His tender heir might bear his memory:

But thou, contracted to thine own bright eyes,

Feed'st thy light's flame with self-substantial fuel,

Making a famine where abundance lies, 

Thyself thy foe, to thy sweet self too cruel.

Thou that art now the world's fresh ornament

And only herald to the gaudy spring, 

Within thine own bud buriest thy content

And, tender churl, makest waste in niggarding. 

Pity the world, or else this glutton be, 

To eat the world's due, by the grave and thee. ——莎士比亚



他的眼中永远只有他自己。


当刘皓的热忱渐渐被叶秋的无视消磨干净,他的脑中只余下了这样一个想法。


那种无论自己做什么事都无法得到对方的关注的绝望,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怕是很难理解的。


刘皓的手揣在兜里,捏紧了手中的账号卡,直到薄薄的边缘硌痛了他的手指。


他照例去向叶秋请教。


他真的没有办法了,也就只有向叶秋请教的时候,叶秋才会将注意力全程集中在他的身上。虽然他所得到的多为吹毛求疵的挑剔,也总要好过平日里的无视与漠然。


他推开训练室的门,就看到叶秋坐在他平时用的那台电脑前,心神像往常一样沉浸在游戏中,看都不看他一眼。手中小巧的鼠标几度变向,键盘上响着轻快的敲击声,倒映着屏幕的黑瞳中散发着夺目的神采,似是战得正酣。


刘皓的视线从叶秋修长精致的手指移向人手边的一个纸质的资料袋,他能猜到里面放着什么,并因此而有些心神不宁。


他明明说服了自己千百次,却还是忍不住期待起了万一。他按捺住紧张的心情,坐到叶秋对面刷卡登录了训练服务器。


叶秋很快结束了那一局,也退了游戏登上训练服。两人你来我往地打了几局,叶秋渐渐皱了眉,原本随性连贯的点拨也慢慢停了下来。


一局打完,他拒绝了刘皓的又一次邀战,摘下耳机看向对方。


刘皓神色一凛,不由心虚起来。每次叶秋露出这种表情,就说明他又做错事了。他也确实做错了事,他又不小心在战斗中走神了。


“在想什么?”叶秋把叼着的烟按熄在烟灰缸里,似笑非笑地问。


“那个,”刘皓莫名地有些抬不起头来,他硬着头皮指了指叶秋手边的纸袋,“是什么?”


“你平时不会带别的东西来训练室的。”他抢白般解释,解释完了却又觉得自己这句话像极了借口。


叶秋扫了一眼纸袋子,瞳中多了几分笑意:“和你无关。”


仿佛一盆结着冰的冷水从头上浇下,刘皓骤然冷静下来,浑身的血都似是凉了。


他艰难地扭曲出一个笑容,俯身打算去拿那个纸袋,却被叶秋眼疾手快地提前夺了去,压在键盘下方。


刘皓的手和笑容都僵在了那里,似是有些尴尬,又似是强抑着愤怒。他不动声色地收回手,绕过桌子向叶秋走去。


叶秋还是那么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推开椅子仰头看向来人:“我都说了,和你无关。”


“和我无关。”刘皓半是好笑半是自嘲地重复,双手按在叶秋椅子的扶手上,俯下身逼视着对方,“那什么和我有关?”


叶秋微微偏头,示意了一下自己的屏幕:“你就是被这种事给分心了?”


这种事。短短三个字,让刘皓觉得自己简直是可悲又可笑。他努力追求的东西,在叶秋眼中就是如此的不值一提。

————————

噗浪贴(肉)

微博长图(全文)

————————

刘皓解开人衣服上的绑带,直接将衣服拎起脱下,理亏地揉着叶秋手腕上被勒出的痕迹。他垂着视线给人清理着,不敢去看叶秋的眼睛,余光却瞥到人脸上艳丽的红潮,让心脏不争气地一阵猛跳。


叶秋倒是毫不避讳地直盯着刘皓,脸上神色有些复杂。他堪称乖顺地窝在椅子上任了人清理善后,直到对方起身才坐直身子揉了揉手腕。


刘皓垂着脑袋候在一旁,态度极其端正地思考着要怎么道歉叶秋才会原谅自己,却是越想越悲观,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场面一度静默得有些尴尬。


叶秋拿过被他压在键盘下的纸袋,无言地递给刘皓。刘皓愣了一下,没敢去接。


“怎么了,你不是想看吗?”叶秋的声音还有些哑,带着被狠狠疼爱过的慵懒。


刘皓这才接过,小心翼翼地拆开线封,将里面薄薄的两张纸拿了出来。


一张是一份字迹潦草的推荐函的复印件,字里行间满是鼓励与认可,署名叶秋。另一张则是嘉世成员的名单,一看排版就能看出只是将网上的官方名单原样打印下来而已。


“这是——?”刘皓下意识地在名单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然而就在他名字的旁边,标注着之前从没有过的三个字——副队长。


他唰地翻回前一张纸,被推荐人的姓名栏赫然是他刘皓的名字。


叶秋没有选择苏沐橙,那个人见人爱的大美女,那个最佳搭档,那个老板的心头肉,而是选择了他刘皓。


刘皓的呼吸急促起来,紧捏着纸张的手指颤抖着,千百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翻涌不休。这是来自叶秋的认可,来自他所讨厌、所畏惧、所嫉恨,却又忍不住景仰爱慕着的叶秋的认可,他却就在短短数分之前亲手将其毁于一旦。


“——我……”他的声音哽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就是想要这个吧?刘皓。”叶秋看向刘皓的眼中带着些许戏谑,看不出喜怒,给刘皓的感觉和平时差不多,却仿佛有着什么本质上的差别。


刘皓怔怔地回视叶秋,脑子里乱成一团。叶秋见人这样,只叹了口气,起身伸展了一下上身,向着对方走去。


啊,原来是这样……


刘皓看着叶秋眼中自己的倒影一点点放大,直至两人再次吻上。他终于找到了和之前不一样的地方。


这个人,终于肯正视我了啊。


评论(16)

热度(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