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景色

我写肉我自豪。浪到简书被删号。
沉迷自家周乐不思蜀中。
文渣小透明一枚,无节操支持所有cp,冷cp自给自足。

【韩叶·肉】青瓷-结局

有肉慎入。

私设人物。私设游廓pa。注意避雷。

把韩叶线结局拎出来先写,证明不是BExxx

反正每一段之间没啥联系啦。

————————

月凉如水,连无瑕的白樱都被笼罩上了一层冷色。


叶修斜靠在池边,身上深深浅浅的欢爱痕迹在一片朦胧的水汽中更显暧昧。


低矮的木桶漂浮在水面上,一盏散发着香甜气息的清酒倒映着月光。


叶修不会喝酒,即便是接待客人,所斟上的向来也是茶。


酒可以乱性,这一点在叶修身上体现得极为明显。叶修本可以选择醉去,将一切交给本能,却偏偏选择了清醒。


叶修轻声哼唱着一曲凄美的爱情,韩文清在一旁伫立许久。他曾听闻叶修极擅长三味线,但到底只是传闻,几乎没有谁是真正听过的。


月光撒在叶修身上,让叶修周身都散发着淡淡的莹白,朦胧脆弱得犹如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让人有种想要将他使劲拥在怀里的冲动,却又怕他会如同水中倒影一般一碰就会碎裂。


“你不冷吗?”一曲唱罢,叶修回身冲他笑道。四月的夜晚,虽不及冬季寒冷,却也不是不穿衣服就能挨得住的。


韩文清默然走下池子,搅碎了水面上的月光。水波将木桶推出了老远,在池壁上轻轻一撞,发出柔和的轻响,酒盏中清澈的液体晃了晃,却是连半滴都没有洒出。


晚风拂过,雪白的花瓣飘舞纷飞,粘在水面上起伏不定,又在清酒中点出一圈圈波纹。韩文清定定地看着酒盏中微微转动着的花瓣,没来由地就想到了年少时那个一袭红裳的身影。


拾了酒盏,清酒特有的清香扑面而来,他便将清酿和着花瓣一同倾入口中,品着甜而微辣的风韵,又转身搂过叶修吻上,将口中酒水尽数渡去,只留一片花瓣在唇舌之间往复,推过去推回来,交缠不休。


叶修咽了酒,不多时目光便有些迷离,他换了一首歌,缓慢的调子似是叹惋。


长期在笼中生活的鸟儿,打开了笼子却发现自己已不会飞翔,向往的天空离自己远去,自己终究只是一个玩物。早知如此,当初不要打开笼子会不会更好,至少还能留下对天空的向往,与在空中自由翱翔的愿景。


韩文清安静地听着,说不清叶修是不是在暗示着些什么。


叶修的声音越来越轻,到后面已经只剩下浅浅的气声了。他垂下眼睑,似乎因为酒精而有些困顿。


“你后悔了?”韩文清搂着叶修,也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


叶修抬起目光看向韩文清,显得有些困惑。


“被我带走,你后悔了?”韩文清解释。


“要是我说我后悔了,你是不是还会把我送回去?”叶修扬起一个浅笑,细碎的光点在漆黑的双瞳中闪耀着,璀璨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只要你想。”韩文清应道。


“这首歌,我很小的时候就会了。我们在进到那里的时候,最先会的大多都是这首歌。”叶修答非所问地说道,“我们无论是悲伤还是快乐,都喜欢唱这首歌。”


叶修笑着,神色柔和:“其他的歌都是唱给客人听的,这是唯一一首唱给自己的歌。”


唯一一首唱给自己的歌,讲述的却是一切自由都是泡影。韩文清无言地抱紧了叶修,只觉得胸口不知道什么地方在一跳一跳地疼着。


叶修安抚地拍了拍对方胳膊,仰头吻上。


唇齿间满是香甜的清酒气,叶修的身体有些发热,心跳也有些快。韩文清专注地看着怀里脸色泛起了一层浅浅酡红的叶修,宛如看着这世间最为珍贵的宝物。


叶修靠在韩文清肩上,柔若无骨的手指在对方坚毅的脸庞上轻抚着,浅醉迷离的眼中含着笑,媚然天成。


“你喜欢我吗?”叶修轻笑着问。


眉眼间无端端的多了一丝脂粉气,廉价的游女姿态让韩文清皱了眉。叶修有些醉了,醉于清酒,还想要让拥他入怀的人醉于他叶修。

————————

噗浪贴(肉)

微博长图(全文)

————————

晚风拂过,树枝沙沙作响,白色的花瓣吹雪般落下。韩文清不自觉地又看向叶修,却只见对方懒散地坐在一片花雨之中,手中拿着粘了花瓣的空酒盏来回把玩着,全然没了之前似真似幻的朦胧感。


见人停下动作看了过来,叶修抬起视线,冲他微微一笑:“刚才的答案。我不想回去,别赶我走。”


韩文清一怔,一时间几乎丧失了语言能力。他展臂拥了叶修入怀,用力到手臂都在微微颤抖,却又小心翼翼地怕弄疼了叶修。他就这样抱着叶修许久,才勉强从嗓子里挤出了一声沙哑的“嗯”算作回应。


叶修轻柔地回抱了韩文清,安抚地拍了拍对方的背。


“——还有,我也喜欢你。”


叶修盯着对方惊愕的表情笑了起来,在人唇边落下一吻。



————韩叶线·尾声————

叶修不再接客不久便病逝的消息在游廓的客人当中口耳相传,众人惋惜地摇着头,说大概是叶修被天神大人看上,被接到那个世界过好日子去了罢。


叶修的客人散了大半,还有少数在叶修调教出的后辈间找到了叶修的影子,夜夜醉生梦死。


与此同时,乡间的破旧小塾中多了一位“叶老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擅长教导学生。明明总是懒散地笑着几乎从不生气,却把那些恶童都管教得服服帖帖的。


而不远处的武馆则是来了一位“韩老师”,作风强硬,身手不凡,传言只要他一皱眉,就算是武馆的所有者也会连大气都不敢喘。


村子里的大人们都有点怕他,孩子们却是不怕。因为,陪伴在叶老师身边的韩老师,神情总是非常、非常的温柔。


评论(3)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