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景色

我写肉我自豪。浪到简书被删号。
沉迷自家周乐不思蜀中。
文渣小透明一枚,无节操支持所有cp,冷cp自给自足。

【愿赌服输】绝顶蓝陈肉

100热度肉文。

其实这文写到一半还是陈蓝哈哈哈哈忘了改题目的我orz

本来打算两天完事结果又开始写完前戏卡H,就这么写了好几个月_(:з」∠)_果然肉文这种东西一天不写就手生,等要写的时候就写不出来了QAQ←其实在研讨会上写肉的效率最高神马的我会乱说?!xxx

原文衍生。绝顶唐门简直官逼同死,作为一只脑洞突破天际,别人拉灯我开灯,而且是别人拉灯睡觉我就开灯炖肉的食肉动物,简直就是唔嘿嘿嘿的状态读的绝顶唐门。

——大家知道我倒影er圈名就叫蓝白么,写着写着我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杂食,站所有cp,不造会不会再写。

————插♂入334章————

“大满贯,大满贯,大满贯……”陈彬笑眯眯地不停重复。

“别说了,别说了!”

————————

“怎么不能说?不就是大满贯吗?你不想要?当初咱们怎么说的?而且你想想,那领奖台上——”


短暂的布料摩擦声后,似乎是床垫里的弹簧发出了轻微的“嘣”的一声。一只手在这夜间地图中准确而凶猛地袭向陈彬的椅背,推得陈彬连人带椅子都是一仰。


一瞬的失重感还没过去,却又有柔软的什么东西覆上了陈彬的嘴唇。


陈彬的呼吸停了一瞬,似乎连心跳都漏了一拍。


好在只是相贴了一瞬,柔软的触感很快就离开了,不然陈彬怀疑他或许会窒息而死。


沉默又一次蔓延开,陈彬觉得他罕见的需要时间来整理那一瞬的信息量。


“这就是传说中的——椅子咚?”片刻后,陈彬打破了这令人有些尴尬的气氛,轻声笑了起来。


温热的气息拂过下唇,正愣神的蓝白险些因“椅子咚”这个略显魔性的新名词而含笑九泉。


放开对方坐回床上,蓝白懊恼地拿手背擦着嘴,想要将那一瞬的触感从脑海中抹去。


“后悔了?”陈彬的声音依然带着几分笑意,似乎在嘲笑着他的尴尬。


“悔得肠子都青了。”蓝白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那就回来呗。”陈彬满不在乎地说。


“……”蓝白愣了两秒,才意识到那个人和自己说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显然,陈彬对于刚才那个吻,并没有放在心上。


“——呵……”蓝白自嘲地轻笑出声,颓然向后仰躺倒在床上,抬手挡住眼睛。 


椅子挪动的声音响起,蓝白咬住下唇,吞下一声哽咽。陈彬却并没有像他所想象的那样离开,而是突兀地刷新在了蓝白的旁边。


“哭了?”陈彬轻笑着,一边毫无自觉地放着嘲讽,一边单膝跨上床,在黑暗中准确地捉住了蓝白挡在眼前的手腕,用力想要把他拽起来,蓝白却只是顺着他的力道伸直了胳膊,躺着没有动。


“你才哭了!”他没好气地回道,总算是理解了陈彬把人安慰哭的技能点得有多高。


“再不起来,一会儿可就起不来了。”拉了两下没有拉动,陈彬也不再用力,而是笑眯眯地说道。


“干嘛?你还打算掐死老子不成?”蓝白丝毫没有在意对方的威胁,虽然一般来说,陈彬说出的威胁就算是开玩笑也都是说到做到的,但蓝白还真没想出能让他起不来的事,索性也就不再介意。


陈彬没再说话,只是笑眯眯地抛玩了几下他手中握着的蓝白的手,换了个姿势握住之后,猛然将那只手按在了对方耳边的床垫上。


蓝白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就要坐起,却因手被按住而无法做到,索性放松了身子就那么躺着,等着对方的后招。


“起不来了吧?”陈彬笑着。


蓝白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心道,有种你一直别松开。


陈彬还真就没有松开,顺势欺身而上,另一只手撑在蓝白的身侧,就这么半跪着,以一种俯卧撑般的姿势,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一片漆黑中,蓝白看不清陈彬的表情,但他知道那个人一定勾着嘴角,笑得一脸诡异。


被人“椅子咚”了那就把人“床咚”回来。陈彬轻声嗤笑着,俯下身子,直到两人的呼吸相互交融。


嘴唇相触,比之前还要轻,刚一碰到便立即离开。


是报复。蓝白眯了眼睛,用没被压住的那只手将方才用手腕挡住眼睛时被推到头顶的眼镜挪回原处。这个人,还真是一点点亏也吃不得。


短促地哼笑了一声,蓝白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若有所图得仿若一只终于扒下了羊皮的狼。


————————

中间点这里

微博

————插♂回334章————


“回来吧,你如果不回归……”

“地球就不转了?”蓝白没好气地道。

“那倒不会,只是我们新建的九尾狐战队,好像连十人大名单都凑不齐。”

“靠,搞了半天,我就是个凑数的!!”


评论(8)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