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景色

我写肉我自豪。浪到简书被删号。
沉迷自家周乐不思蜀中。
文渣小透明一枚,无节操支持所有cp,冷cp自给自足。

【all叶】龙蛇之书19【有肉慎入】

有肉慎入!
刷一发韩叶。老规矩,不喜可跳。
再说一遍,本文中所有人都苏叶神!
↑所以难免会有OOC的地方,实在是我水平不够,对不起他们了。
————————

龙蛇之书 第十九章


韩文清得知张新杰慌慌张张地抱了个浑身是血的人回来就已经意识到事态严重性了,虽然他并不知道严重在哪。他与张新杰搭档多年,从来没有见过那人慌张过,张新杰会慌张,足以说明事情的严重程度。

张新杰闯进了韩文清所在的休息室,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把人往沙发上一放,一把抄起逆光的十字星,几个瞬发的治愈术就套了上去。石不转的治疗能力比通用武器高得可不是一点两点,叶修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韩文清在认出是叶秋的一瞬间心就一沉,却又怕打扰到张新杰,所以把到了嘴边的疑问又都咽了下去。

张新杰全神贯注,不停地吟唱着回复术。联盟第一牧师心无旁骛的一对一治疗,这绝对是一件极为奢侈的事,叶修身上的伤口很快就全部愈合了。

“怎么回事?”见张新杰的十字架终于放下,韩文清开口问道。

“自爆。”张新杰视线还在叶修身上,但已经恢复了冷静,他推了推眼镜,微微皱眉,眼底闪过一丝自责,“吸血鬼自爆了,他救了我。”

韩文清沉默。这种事,真说不上是谁的责任。硬要说的话,自然是吸血鬼的不是,只是人家都自爆了,连想要鞭尸都没办法,韩文清只觉得一肚子火气无处发泄。他皱起眉看着叶修沉静的睡颜,可能是因为和叶秋或真或假地打过好多次,光是看着这张脸就有种想把火撒在他身上的冲动。

韩文清和喻文州一样,也是见到一叶之秋附在孙翔身上时才知道叶秋离开了嘉世的。他的鬼神大漠孤烟与一叶之秋向来不和,以至于他至今都没有能得知叶秋离开嘉世时的具体情况。

反正这个人就算杀也杀不死吧。韩文清有意无意地无视掉了叶秋没有武器的事实。他坚信叶秋还活着,并且在不停地寻找着他,这一点,张新杰也是清楚的,他也在帮忙。结果好不容易找到了,对方却是这样一副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模样。

他不能死,他不会死,新杰是这世界上最好的牧师,他一定不会有事的。那一瞬韩文清将近十年的恩恩怨怨都抛诸脑后,只剩下了这一个想法,直到张新杰明确表现出叶修不会有事才放下心来。无意识地紧紧攥着的手心全是汗,但又是凉得吓人,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指甲在手心留下了一排月牙状的深色痕迹,韩文清这才意识到自己之前有多么紧张。

张新杰见他沉默,便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告知韩文清叶修很快就会醒来后便回去休息了。他身为一个牧师,而且是肉体适应性甚至不如一般人的牧师,这一天下来有些将体能压榨过头了,需要靠休息来恢复状态。

韩文清目送自家副队离开后,又将视线收回到那张双目紧闭的有些苍白的脸上。

韩文清与叶秋打交道非常早,早在自卫队时期两人就为了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打过架,到后来建立各自的公会,为各自的公会争夺地盘,然后又是加入了各自的战队,又是因为战队总部挨得很近,领土分布上又有不少摩擦。韩文清从吸血鬼入侵起,就一直与叶秋纠缠不清。他们合作过,也争斗过,他甚至还被叶修阴过。他们都对彼此熟得不能再熟,他们可以轻易想象对方在某种场合会采取的行动,然后加以预判,就这么在谁也打不倒谁的情况下默契地一直斗下去。

像是看不下去这脸上的苍白,韩文清伸手覆上对方的脸颊。冰凉的脸颊与冰凉的手指有着相似的温度,韩文清就这样缓缓摩挲着,直到自己的手心再次温暖起来。

似乎是觉得这温柔的热度很舒适,熟睡中的叶修偏了偏头,无意识地蹭着对方的手掌。

韩文清觉得自己一直紧绷着的那颗心好像一下子就被软化了,拇指慢慢抚过对方略显干燥的双唇,他俯下身吻了上去。

对方的唇柔软而富有弹性,他将舌头贴上因干燥而起了皮的地方,缓缓舔舐,直到那些地方再次变得柔软,才按着对方的下巴撬开紧咬的牙关,与对方的舌相纠缠。

灵活的舌霸道地侵占了口腔,呼吸不畅的叶修轻哼了一声,韩文清心一跳,突然就心虚了起来。会做这种事也不过是一时冲动,他也说不好自己对于叶秋抱有什么样的感情,他们一直以来都是对手,但得知叶秋离开时他却是异常的担忧,尤其刚才看到叶秋浑身是血的时候,他甚至产生出了一种“如果他死了那我也不活了”的狗血想法。不过不管他究竟怎么看待叶秋,此时趁人之危肯定不是什么正确的做法。一向勇往直前的韩文清盯着仍在熟睡的叶修,难得地纠结了。

叶修没让他纠结太久,正如张新杰所说,很快就醒来了。叶修眼睛还没睁开就习惯性地去摸武器,结果一摸摸了个空,这才睁开眼睛,有些茫然地向四周张望。

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为什么会有沙发这种奢侈的东西?——卧槽这不是老韩嘛?!

叶修猛地坐了起来,瞬间疼得全身一抽,这才想起发生了什么事。

“别乱动。”韩文清沉声说。

“没事,没事。”叶修满不在乎地说。对他而言,疼痛这种东西,只要做好心理准备就没什么大不了的。比起这痛苦,他更关心之前一战的结果。“张新杰呢?”

“他没事。”虽然没事的只有他和另外几个牧师。

“那就好。”叶修松了口气,从口袋中摸出一包烟,也不介意那包装上面鲜红的血迹,抖出一根正要往嘴里含,却被对方抓住了手腕。

“怎么了?”叶修奇怪。对方极其用力,叶修怀疑等他松开时候绝对会留下鲜明的手印。

“解释。”韩文清一脸的戾气,黑着一张脸瞪着叶修。

“解释什么?”叶修面对这张能把霸气雄图的会长吓到哭的脸却是毫无压力,漫不经心地说着,“这烟可是费了好大劲才拿到的,怎么?来一根?”

“不是这个。”韩文清掐起对方的下巴,强迫对方与自己对视,“这眼睛是怎么回事?”

韩文清本有一堆问题,却在看到这鲜红的虹彩之后忘了个精光,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下。这个人是吸血鬼?这个与吸血鬼战斗了近十年的人是吸血鬼?这个刚为了救别人几乎丢了性命的人是吸血鬼?被最信任的人背叛的感觉令韩文清浑身都散发着冰冷的怒气,他突然意识到,这个人的背叛,比其他人,甚至张新杰的背叛都要来的让人难以接受。

“非法二次扩散呗,还能是怎么回事。”叶修怔了一瞬也是想到了对方指的是什么,有些无奈地说着,张嘴展示了一下与常人无异的犬齿。

韩文清也是一怔,他倒真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毕竟非法扩散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经被杜绝了,他根本就没往那边想。其实并不用叶修展示,他之前可是亲过叶修的,要是有不对的话他早就该注意到。

“理由呢?”韩文清怒气不减,二次扩散与非法扩散不同,几乎是不存在强制一说的。无论是基于什么样的理由让这个被称为是吸血鬼的天敌的男人选择变成吸血鬼,在韩文清看来都不可饶恕。

“活下去。”理所当然的话语中没有一丝愧疚,将贪生怕死这种事说得大义凛然。

韩文清默然。他当然不会说“比起变成吸血鬼你应该选择去死”之类的话,他非常清楚这个人并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不说别的,就在刚才他还几乎为了救张新杰而付出生命。只是这个人,居然不得不转化成吸血鬼才能保住性命,也就是说,如果他不是运气好遇到了那个让他转化的吸血鬼,他很可能就已经死了。

————————

 

韩叶肉点这里

图·上

图·下

微博·上

微博·下
————————

“去洗澡,换身衣服。”韩文清将叶修抱了起来,挥之不去的血腥味让他不由得皱了皱眉。

浑身脱力的叶修乖乖的任人抱着,看着对方皱起的眉头勾了嘴角:“老韩你不知道吗?总皱着眉头可是会长皱纹的。”

“闭嘴。”韩文清轻声训斥,却把叶修抱得更紧了。

叶修愣了两秒,抬手环住对方的脖子,把自己埋进了对方怀里。

“没事。”叶修低声安慰。

没事,我还活着。没事,伤势没有大碍。没事,我不会与人类为敌。没事,我还是你认识的那个叶秋。没事,我不会再一声不响地离开了。

体温与心跳从隔着衣服相贴的皮肤传了过来,韩文清轻轻地“嗯”了一声,在对方前额落下一吻。

————附赠————
●霸气雄图众人先是看不苟言笑的自家副队抱了个浑身是血的人回来,又看凶神恶煞(大误)的自家队长把那人抱了出去,都纷纷在为那人默哀。结果那人被洗的白白净净的又被完好无损地抱了回来,众人眼珠子掉了一地。
成员A:哎哎,这人谁啊?刚他被抱出去我还以为是要把他埋了呢,这怎么又原样抱回来了?
成员B:你哪只眼睛看见原样了?没看洗了澡连衣服都换了么!
成员A:我说原样是指没缺胳膊少腿!
成员B:那倒是。
成员C:难道这人——是韩队情夫?
成员A:噗——找死吧你就!饭能乱吃话不能乱说啊!
成员B:就是!让韩队听见你就死定了!
成员C:可是你们看韩队看那人时的眼神,温柔得都快滴出水儿了!而且那人居然在韩队怀里睡!着!了!!换是你们的话你们敢么?
成员A&B:……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_(:з)∠)_
——另一边——
夜度寒潭:这不是君莫笑嘛?韩队您认识他?
蒋游:君莫笑就是那个……韩队,这人究竟是谁啊……?
韩文清:叶秋。
夜度寒潭&蒋游:……【好想说卧槽可是不敢说可是不说又快要憋死了怎么破QAQ】
#自家队长好像喜欢上了他的对手怎么办急在线等#

评论(9)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