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景色

我写肉我自豪。浪到简书被删号。
沉迷自家周乐不思蜀中。
文渣小透明一枚,无节操支持所有cp,冷cp自给自足。

【all叶】龙蛇之书1

终结的炽天使paro。不过大概已经看不出原作【无论是全职还是终炽】是啥样了_(:з)∠)_应该说只是借用了全职的人物和终炽的部分世界观设定吧……

剧情神马的都是流水账,毕竟未景是写肉(准确来说是写前戏- -)出身的,剧情神马的臣妾做不到啊_(:з」∠)_

不知不觉3000字了还没进入主题,而且离进入主题还差得太远……你们造这3000字在我的大纲上面只有一句话么_(:з」∠)_

这章是上午上课的时候写的,以后不会这么干了,所以日更神马的别指望了_(:з」∠)_

————————

龙蛇之书 第一章


横滨——长津田。

昔日的长津田车站虽身为连接着田园都市线、子供之国线与横滨线的换乘站,并直通涉谷与横滨,却是个荒凉的小地方。如今则更是破败不堪,就算用鸡不生蛋鸟不拉屎来形容也不为过。这块地方虽因其地理位置连接了两个要塞而被勉强划入了联盟领地的范畴,一度由嘉世旗下的嘉王朝代为管理,却又因长期无人问津而被舍弃,最近更是有了要将这里作为“第十区”的谣传。

所谓的“第几区”只不过是为了方便管理而随口叫的名字,这里面居住的大多是因没有足够的地位或金钱而无法在受联盟保护的领地中定居的人们。

虽然“战队”的指责是保护人们,但战队成员的养成却要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拥有天赋能够成为战队成员的人本就很少,其中能够接受特殊的鬼的附身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再加上被鬼附身要消耗大量的寿命,每个人能够战斗的时期不过短短数年,他们所能保护的人自然就非常有限。所以,让交得起钱养活得起战队的人优先得到保护看起来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但人类的数量远比能够得到保护的人数要多得多,于是联盟划分了一些区域,分发适应起来较为容易的通用性的鬼作为武器,让大家自力更生。在这个物资匮乏的时代,这样做似乎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陈果从很早之前开始就是这里的居民了。她在这里出生,在这里成长,看着十年前这里被吸血鬼入侵,随着这里一同被划为嘉王朝的领地被其保护,又与这片土地一起被联盟抛弃。即使她认识的人中只要有点钱的几乎都随着守卫的撤离而移居了别处,她也从未想过要逃离这里搬到联盟领地去。显然比起离开自己生长的地方,她更加倾向于用自己的双手来保护自己的家,保护这个充满着与自己已逝的父亲的回忆的地方。

在这里还被嘉王朝管理着的时候,她就曾经被嘉世的战队成员所救过。鬼影附身的枪炮师威风凛凛的身影深深地烙在她的脑海,而举着那巨大的手炮的人,却不过只是个纤弱的少女。那么小的孩子都能做到,我怎么就不能了!陈果这样想着,不服输般地从较近的第5区领取了一个泛用型的手炮,经过一系列简单的契约后,成为了这手炮上附着的鬼——“逐烟霞”的主人。

逐烟霞文静、听话,但是战斗力较弱,这似乎是所有量产的通用武器的通病。于是有了逐烟霞便意气风发地四处招惹吸血鬼的陈果自然又免不了受了嘉世战队不少照顾。

一次两次,陈果不服输,次数多了,陈果的不服早就变成了单纯对于力量的崇拜。一叶之秋,沐雨橙风,在她眼中简直就是英雄,是救世主一般的存在。于是陈大小姐就这么变成了嘉世的脑残粉,听到嘉世的新闻就会嗷嗷嗷地扑过去,在嘉世成员看不见的地方高举双臂为他们庆祝胜利,或是为他们的失利而担忧着。

陈果一直在努力提高技术,她希望有一天自己也可以跟在一叶之秋与沐雨橙风的身边,一起威风凛凛地战斗。然而事实却是残酷的,她显然并没有足够的天份,直到她超过了能够进入战队的年龄,她也不过刚能成为嘉王朝的一员。虽然这一成就在他人眼中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对于陈果而言却是远远不够。

于是陈果并没有移居嘉王朝的领地,而是留了下来,以嘉王朝的一员这个令她引以为傲的身份保护着周围的人们,成为了那些没有资格进入真正的嘉王朝领地的人们的希望。虽然嘉王朝这样的战队旗下的公会收人的目的都是寻找人才来保护并扩张领地,但也不好勉强。而且说实话,嘉王朝人手众多,有一定的实力又想要加入嘉王朝寻求庇护的人更是多如繁星,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也就由着她去了。

于是陈果变成了“陈姐”,在这个荒凉的小地方与怪物们周旋着,保护着聚集在她身边的小弟小妹们,独自撑起了一片“嘉王朝的领地”。

然而这样做着自己小圈子中的英雄的日子,似乎在今天也要到头了。原本似乎连怪物也不屑问津而只会冒出少许天启四骑士的街道,居然迎来了吸血鬼的大驾。这位吸血鬼大人的战力与之前入侵时期的那些喽啰完全就不是一个次元,陈果与之一战还能活着不过是因为对方没有想杀她的意思,只是猫戏老鼠般地戏弄着她。而现在,这位吸血鬼大人似乎已经腻了,随意挥了挥手,便将陈果的手炮打飞了好远。逐烟霞随着手炮的脱手而脱离,失去了鬼的附身的陈果脱力地跌坐在地,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变成对方的粮食却无力反抗,委屈得眼泪都在眼睛里打转,却没有让它掉下来,而是破口大骂,本着打不死你也要骂死你的精神,占尽了口舌之利。那吸血鬼却也不恼,只是饶有兴趣地盯着陈果,那模样简直就像是在拎着一直扑腾着翅膀炸了毛叫个不停的鸡一样,并没有理会对方在说些什么,只是对于对方的活力感到欣慰,兴致勃勃地想着怎么料理才会好吃,令陈果激怒对方以寻找机会逃走的打算彻底落空。

陈果眼睁睁地看着那吸血鬼越走越近,近到似乎一伸胳膊就能够到她,然后就被一片炮火轰成了渣。

没错,轰成了渣。而近在咫尺的陈果只感到一阵热浪扑面而来,却毫发无伤。这是怎样的爆发力与精准度!陈果看向炮火轰来的的方向,在纷扬的尘土与硝烟中努力地分辨着对她出手相助的人的身影。

那人似乎是被他自己搞出的浮尘折腾得够呛,很没出息地大声打着喷嚏,挥手扇打着灰尘。

陈果黑线,高手的形象瞬间崩塌,她甚至觉得那一瞬将这个人与她眼中的大神的身影重合简直就是对大神的亵渎。大概是哪个人运气好有着对超强的鬼的适应性吧,陈果想着,身为一个枪炮师,不由对能发出如此生猛炮火的武器有些眼红。

尘埃落定,那个人灰头土脸地出现在陈果面前,手里拎的赫然是陈果的手炮,身上附着的,也赫然是陈果的逐烟霞。

“刚才是你?”陈果惊讶地问,想着这人该不会只是把手炮捡了起来,而救了她的另有其人吧。

“是啊。”那人满不在乎,似乎三两下杀死个吸血鬼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你……你用我的武器做的?”

“哦,别误会,只是借用一下。”那人连忙解释着,就把手炮扔回给了陈果,“跟她商量了一下她就答应了,没定契约。”

通用武器就是这点不好,过于听话,而且是谁的话都听……不对这不是重点!

“怎么做到的?”

“呃……这让我怎么说呢……”那人表现得像是用低攻击的通用武器打出能将吸血鬼秒杀的高伤害就像是伸伸胳膊抬抬腿那样简单到无法说明一样。陈果无语。

“……你从哪来的?”陈果有气无力地换了话题。

“没钱,被赶出来了。”至于从哪里被赶出来,想必已经没有必要再多做说明了。

“这样啊。”陈果理解地点点头,对方已经过了可以肆意驱使鬼上战场的年纪了,显然已经不算是战力,若是没钱,那确实是很可能会失去在联盟领地里居住的资格的。“你救了我一命,对我有恩,以后就住这片吧,都归我管。虽然没那么安全,不过空房多,随便挑,不要钱。”

“那感情好啊。”对方毫不犹豫地就同意了。

这一代曾经是住宅区,大部分的房屋都被天启四骑士破坏了,只有少量当时没有住人的房屋幸免遇难。因为天启四骑士是通过对人的感应而行动的,所以那些空下的学生宿舍与闲置的别墅大多都完好无损。

陈果将叶修领到了一片不算精致的二层小楼所组成的居民区,看这单纯的板式,应该是哪里的学生宿舍。一模一样排列整齐的小楼一共有七栋,其中两栋已经塌了,剩下的5栋却是保存得相当完好。

“每栋两层,每层两间房,每间房四室一厅一卫浴。卧室有点小,现在都是两人住一间,剩下的两间卧室放东西。”陈果边走边介绍,把叶修安排在了某一栋的二楼。“你先一个人住一间吧,便宜你了。被子褥子之类的都在那屋堆着呢,我就住楼下,有事叫我就行,我陈果。”陈果上下打量了对方几眼,看也没什么行李,便也不帮着收拾了,一指正对着门口的一间被用作了储藏室的小卧室,大大咧咧地挥手招呼道。

“好的好的,我叶修。”那人连声应着,钻进房间收拾去了。


————附赠————

● 龙蛇 

-指隐匿、退隐。-指非常的人物。-指矛戟等武器。-指辰年和巳年,古代迷信以为凶岁。-指贤士困厄之时。【出自百度百科】

“炽天使”在圣经最初的版本中是全身包裹着火焰的带翅膀的大蛇,一说是龙的原型。

龙蛇歌:有龙于飞,周遍天下。五蛇从之,为之承辅。龙返其乡,得其处所。四蛇从之,得其露雨。一蛇羞之,桥死于中野。

↑我真的不是来普及语文知识的。

评论(6)

热度(135)